<
90笔趣阁_免费小说阅读网 > 玄幻小说 > 流浪之城 > 正文 第三五百五十一章 复仇的梦想很骨感
    田庾亮的记忆里,和江杰林的交集并不多。他认识江杰林的时间,距他们被俘只有两个月零三天。

    田庾亮是个武术爱好者,有些武术基础,对付一两个普通人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灾变之后,他也觉醒了异能。他的异能叫龟速,顾名思义,让作用对象像乌龟一样慢。单这么一说,大家都会觉得这能力不错。但要命的是,异能使出来,别人还能慢慢动,他是一动不能动。所以,这项异能在单打独斗的时候,绝对是坑死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田庾亮的家人被猎奴队抓走的时间要晚得多,是在他被俘的三个月前。年轻漂亮的妻子被抓走后,田庾亮踏上了营救之旅,二十多天后,他遇到了江杰林。

    小伙子见江杰林功夫高能力强,就认了大哥,并展示了自己的异能。江杰林的疾速虽然被田庾亮抑制,但他依旧能以正常人的速度走到田庾亮面前,把剑撘在对方的肩膀上。江杰林对田庾亮的坑货能力嘲笑了多久,小伙子就为自己的能力苦恼了多久。

    后来,小伙子把自己定位为辅助,他只负责拖后腿,杀人的事交给江杰林。自此,这位小弟每天都吵吵着要跟大哥闯江湖杀鬼和二鬼子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他们遭遇了二鬼子——猎奴队,田庾亮把奴隶贩子们变成了乌龟,疾速的江杰林砍瓜切菜一样把奴隶贩子变成了无头鬼。记忆就此中断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了?”骆有成急道。

    “之后是一段痛苦的记忆,他央求我把它剪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事关他的妻子,还有江杰林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点头表示理解。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说了,在我们的合同里,有一条补充条款,被删除的记忆不能以任何途径告诉第三人,除非征得他本人同意。”

    事关二姐的婶婶,骆有成急忙问:“能不能让我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或许是因为那段记忆很不美好,罕见地没有发骚,而是默默打开了一扇光门。

    踏过光门,骆有成来到一片广场上。广场位于半山腰,山下是一条大川,一大片吊脚楼依山而建,这里就是霸刀宗的宗派山门。

    林妈妈换了身装束,戴凤冠、穿凤衣、着凤履,一下子从荡妇变成了高贵的女神。女神牵着骆有成的手,迈出一步,就进了最大的一栋吊脚楼,有点缩地成寸的意思,像个神仙中人了。

    房间中,有一个男子头枕刀鞘,懒洋洋地躺在竹榻上,看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。见到林妈妈,男子立刻哭诉起来:

    “林妈妈,我不当宗主了,我要换工作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没想到田庾亮是这个德行,好像和他记忆中的人设不符。

    林妈妈惊讶地问:“你不是说天下没人比你更适合霸刀宗宗主这个职位了吗?谁跟你争你跟谁翻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当了。”田庾亮说:“霸刀宗,这么霸气的名字,肯定应该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啊。谁知道这里全是苦修士、虔信徒!一年时间我连点油星都没见着。天天吃野菜烤土豆。妈妈,您看我是不是瘦了,是不是黄了?这破游戏是谁设定的?太坑爹了,林妈妈你一定要追究这个人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眼睛一瞪:“你想当谁的爹?你要追究谁的责任?”

    田庾亮立刻堆上讨好的笑容:“妈妈我错了。我给换个工作好不好?能吃香喝辣的那种,实在不行,我还是回《山海横流》继续做大反派李法主?”

    “你当别人都和你一样挑三拣四?那个职位早就被人顶了。”

    “《魂破天惊》的纵横杀手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了,那些反派角色抢手得很。要不你去女人的游戏吧,《倾世女帝》的妖人、《逆天丹童》的牛壮壮、《天才女状师》的萧老爷都还没人客串,《灵医魔妃》的女主只收了徒弟,还缺个药童。”(植入广告来袭。用朋友的书替代游戏名,不影响阅读体验,见谅,叨扰。)

    田庾亮对做药童没有兴趣,于是问道:“妖人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马夫。”

    田庾亮直摇头:“牛壮壮呢?”

    “在悬崖底下扮尸体。”林妈妈还特意强调他身边有漂亮如花的兽人女尸陪伴。

    怀着最后一丝希望,田庾亮问道:“萧老爷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人,只有在别人回忆的时候出来客串一下。”

    田庾亮要哭了:“妈妈啊,我要吃肉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对这个拣精拣肥的灵魂很头痛,她想了想说:“那你去食神大赛做个厨子吧。”

    田庾亮蹦跶起来,大声喊着快开门。林妈妈恨不得这货立刻从眼前消失,当即画了个光门。田庾亮迫不及待地往里面跳,身子进了一半被林妈妈拉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差点忘了正事。”林妈妈指着骆有成说,“你剪掉的记忆,对这位小兄弟很重要,希望能获得你的授权。”

    “我剪掉过记忆吗?我为什么要删掉一段记忆?”田庾亮想了想说,“我相信林妈妈,只要不是对我不利的,您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田庾亮说完跳进了光门,到新岗位就职去了。

    骆有成问:“他这算答应了?”

    林妈妈点点头,沉默了许久,说:“那段记忆不放给你看了,我口述吧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疑惑地看着林妈妈。林妈妈伸手在眼角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残忍、暴虐、无耻的画面,不看也罢,对吧?对死者不敬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居然也有感伤的时候,骆有成有些讶异,让他重新审视这个女人。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林妈妈叹息道:“两个女人都受到了极端残酷的凌辱,田庾亮的女人没挺过去,当场就没了。江杰林的那位不知道怎样了,被抬走的时候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不在了。”骆有成感伤地摇了摇头,又觉得哪里不对,“这两个女人恰巧被同一支猎奴队抓住了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清楚了,他们俩找到了一只全息投影仪,里面全部是女人被凌辱的影像,包括这两个女人。看画面质感,不像是同一台摄影仪拍的。猎奴队之间交换全息影像或交换女人的现象很普遍,说不好是哪一支猎奴队做的。江杰林当场立下血誓,终其一生,要杀尽猎奴队和鬼卫,用他们的人头祭奠亡妻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突然明白了江杰林变成魃以后为什么会那么热衷于收集人头,可悲的是,他的妻子没有死在猎奴队手里,而是死在他所化的魃的剑下。骆有成说:“都该死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说江杰林和田庾亮复仇刚刚开始就结束了,两天后他们冲击了当时驻扎在保市的鬼卫队,当场被俘。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之后我就收到了那边给我发来的货品清单,等我过去的时候,只剩下田庾亮那个傻小子,其他人的记忆都被常友林用两倍价买走了。”林妈妈遗憾地说。

    骆有成愤愤地说:“你是在助纣为虐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冷笑地看着骆有成说:“我知道田庾亮在这里逍遥快活。江杰林在常友林那里,是死是活,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骆有成冷哼一声:“那个跛子,鬼王的狱卒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跛子的事?”林妈妈有些惊讶,“跛子不算太坏,在鬼王的圈子里还算有良知的。腿坏了以后,他找我帮忙,说一闭眼睛就看到被折磨的犯人,心堵。我就送了他一个二十年的vip账户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是账户鬼王送的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冷笑着说:“那个老家伙又不是开慈善堂的,怎么会舍得在废物身上投资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为了让你偷……拿走他的记忆,让他永远闭嘴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一只看门狗身上能有多少秘密?有秘密的狗会往我这里送?如果你感兴趣,我可以给你看看他的记忆,我拿走的,都是他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一滞。

    林妈妈说:“他患有重度抑郁症,为了避免他心灰意冷轻生,我骗他说鬼王付了钱。我本来还想送他一支义肢,他拒绝了,说瘸腿留着,用来赎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你是怎么知道他的?”林妈妈总算反应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他被我朋友杀了,我朋友曾经被关在滇城水牢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没那么坏。”林妈妈叹息一声,“死就死了吧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买单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骆有成发现,林妈妈和鬼王除了有几笔记忆的买卖,扯不上其他关系。他真诚地对林妈妈说: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那么放浪,是个很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大实话,林妈妈除了爱偷窥别人的记忆,行止轻佻,好像找不出别的毛病。

    林妈妈放声大笑,女神范没了,扑进了骆有成怀里:“你这个小冤家,夸人还真别致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第三次想抽自己,好好谈话呢,提“放浪”两个字做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,林妈妈带着骆有成去参观她的数百个小世界,也就是游戏系统。

    在不同的游戏里,骆有成看到了许许多多自由自在的灵魂。无论林妈妈表现出放荡抑或是端庄的一面,他们都对林妈妈发自内心地尊重,甚至敬仰。他们说没有林妈妈,他们早就已经烟消云散,哪怕这里不是真实的物质世界,但他们依旧开心地活着。

    难怪骆有成蛊惑蓝姐和武士逃离的时候,他们都用看白痴的眼神在看他。

    在一个亲子主题乐园的游戏里,骆有成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孩子,他们欢笑着,嬉闹着。他们的父母站在不远处,眼里噙着愉悦和宠溺。骆有成仿佛看到了旧纪元时期的儿童嘉年华乐园。他惊讶地问:

    “你收集了这么多孩子的记忆?”

    “这些孩子里只有两个来自人类的记忆,其余的都是智能。”林妈妈摇头说,“没有孩子的世界是残缺的。现实世界已经畸形了,我希望我的世界是完整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红为我设计了学习成长型智能。这些智能在他们养父母的陪伴下,他们的身体一点点长大,他们的知识慢慢丰富,他们的行为习惯潜移默化地受着父母的影响。他们有主见,有个性,他们与人类孩子没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激动地问:“你是说,智能在你的小世界里,拥有了自己的灵魂?人们可以在你的世界里拥有孩子?”

    林妈妈自傲地点点头,又伸手在骆有成身上拍了一下:“小机灵鬼,我喜欢灵魂的提法。你觉得什么是灵魂呢?”

    “灵魂是有情感的记忆,它融入了一个人的性格、对自然和社会的认知、价值的自我实现方式等个体意识,它被打上了个性化的标签,它是独一无二的。你能拓印记忆,却无法抓取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当我体验别人的人生时,我代入了他,但我依然是我,我始终在用第一视角旁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骆有成问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现在对体验别人的人生没有那么执着了。”

    骆有成夸赞道:“你进步了,境界升华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说的那么好?”林妈妈变成了年轻时的模样,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,她娇羞地笑着:

    “我发现,偷窥比亲历更刺激。”www.901119.cn 90笔趣阁